若说外面美丽的可以和天堂媲美,那里面便是与地狱一般。与来时的黑暗一样,暗的是伸手看不见五指那种黑,和来时一样,婆婆走在面前带头,我和寒夜拉着手他走在前面保护我的架势,也许寒夜也感觉到这里的不妙才会如此动作。

  但是我们都不好开口,已经来了,就没有退路了。

  突然前面的婆婆停下来,转身眯着眼望着我们,不知道是光线的原因还是本来就是这样,婆婆此时的脸比先前的更加诡异。

  “你们…觉得黑吗?”

  不知道婆婆为什么这么问,但我老实的点了点头,回答,“是。”只是手中抓住寒夜的手力度是加紧了几分,出卖了自己一直装淡定的神态。

  “那我还是点灯吧。”说着转身手一挥,“婆婆我是习惯了黑暗了,所以没感到什么。”随着话音刚落,发出噗的一声渐渐的亮起了灯光,眼前出现了暗黄色的灯光,一直延续到看不到的最里面,先前的什么也没有的石壁,顿时多了一些东西,我并不感到惊讶,这些伎俩不过是魔族拥有的最基本魔法而已,只是那灯光一亮,与黑暗混合在一起,给人除了恐怖就增多了阴深。

  “走吧。”

  婆婆的一声吆喝,我们也跟着进去,依旧是走了好长的路程,直到走到洞里,那比较宽阔的穴里散发出幽幽蓝光的光线时隐时现的闪烁在我们的面前,看到这些蓝色的幽光我们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一心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婆婆又顿下了脚步,没有转身。

  “知道那是什么吗?”

  我了看那若隐若现的蓝光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是能让寒夜回忆的东西。”

  “寒夜回忆的东西?”

  “嗯…”转身过来看着寒夜,眼神有探究和观察。

  感觉手中的力度有些松懈,我猛的抬头望向寒夜,只见他的脸色微变,眉头微微的皱起。

  我还没来得急探究这是怎么一回事,婆婆这时候恰时的再次开口,“走吧。”我被寒夜拉着前进。

  我们走到里面的洞穴,很简单的一个洞,就是那最深处放着一座透明的类似玻璃的东西,却不是实物,而是用结界布置出来有着蓝色光芒的长方形幻景。

  以我现在的距离望去,这长方形蓝色结界中里面似乎存放着类似一个人的幻影,若隐若现,看不清楚里面存放着的人究竟是什么摸样。

  “婆婆,这是…”我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婆婆眯着眼回头望了望我,“这另一个寒夜,只要两个寒夜重叠在一起,那么真正的寒夜就会回来。”

  我一愣,“真正的寒夜?”

  “是的,真正的寒夜…”

  “你的意思是…”我指着站在我身旁的寒夜,“眼前的这个寒夜只是一部分,并不完整?”

  “是的,可以这么说。”

  “婆婆…可以吗?”我不确定的问,其实也是怀疑婆婆,这种方式在魔法界从来没有听过,残缺和完整?虽然寒夜是我召唤的,但是我不觉得现在寒夜有什么不妥!更没有完整和不完整之说。

  “当然可以,难道还信不过婆婆的魔法吗?”

  “不,不是信不过,是太神奇了,一下子难以接受。”

  “那婆婆就让小葵好好的见识一下真正的魔法,现在我就开始了。”说着婆婆吧身子转了过去,对着那个结界走近了两步,明显的对于复合完整的寒夜有着焦急之意。

  “等等。”我说。

  “小葵还有事情吗?”

  “没有,只是我想知道,婆婆是如何做的,让我也学一学。”

  “呵呵,原来如此,相比小葵也是好学之人,只是一个魔法不是一般人可以实施的,你看着就好了。”婆婆也没有拒绝之意,因为让我看着就等于让我学习了,这是每个魔族所具有的本能,只要看到,熟悉了便可以掌握。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这魔法只不过是一个过渡而已,并不要使用什么厉害的魔法。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渐渐升起的不安让我焦急起来,我抬头望了望正聚精会神盯着结界的寒夜,我紧紧的抓住寒夜的手。

  “寒夜…”

  他冰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看向结界,似乎这个结界对寒夜来说,有着颇大的兴趣,大的可以忘记我的是谁。

  “好了,开始了。”婆婆扬起了手,干枯的五指摊开,经过内心的召唤和结合,她那干枯的手指渐渐的凝固出一团暗红色的火光,从弱到强,那团火光像有了生命一般渐渐的脱离婆婆的手,向结界出缓缓的移去,到了蓝色结界处便开始扩散,最后完全覆盖了整个结界,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那蓝色的结界便消失了,只剩一个蓝色的人形人体,那人形渐渐的升起来,然后落到地上站定,渐渐的可以看清了他的样子,竟然只是一个空壳,没有五官的人影,伴随着幽幽的蓝光和有了生命一般的动作,看起来非常的骇人。

  “这…”我不由得惊讶起来。

  “呵呵,别惊讶,放开寒夜,你到一旁。”

  “放开…寒夜?额…”我话还没说完,手也没有放开,寒夜先一步的挣脱了我的手径直走上前,我愣愣的看着他走上去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的让我惊讶了,那人型自动的走上前,和寒夜面对面的十指双握,渐渐的将他身上的蓝色幽光传送到寒夜的身上,直到全部都转移到寒夜的身上,最后两人合体为一。

  寒夜才放下了手,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他高大身躯,笔直的背,一动不动像木头一样的站着。

  婆婆这时候走上前去,仔细的端详了寒夜,最后笑着点了点头,“恩恩…不错不错…”然后看向我,“小葵,成功了。”

  我从愣然中反应过来,“成功了?”

  “对的。”

  我走到寒夜的对面,习惯性的拉起他的手,“寒夜…”

  只是还刚刚触碰到他的手指,便被他一挥手,狠狠的把我推倒地上,我忍着疼痛诧异的望着寒夜,冰冷而狠戾的眸子,充满寒气的脸庞…

  这陌生的模样哪里还是我的守护神寒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