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芊芊对彩云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让人把小黑拖走,别让她的脏血,污浊了本县主的新房,沾染了莫名的晦气。”

  彩云应了一声,对外面的下人说:“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贱婢小黑架走啊!”

  若文歇斯底里了,看着她们准备架走小黑的时候,情绪全部爆发:“为什么,今日是我们新婚第一夜,你为什么连个我身边的贴身丫鬟都不放过?”他双眼通红,心疼宠爱的婢女,也心疼他的第一个孩子。

  若溪和若画此刻都惊呆了,她们养在深闺,何曾见过这样惨烈的事情。她们身边的丫鬟急忙遮挡她们的眼,不让她们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若尘则躲在人从里,心里也暗叹县主的狠毒超出了底线。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  免费领!

  赵芊芊慢条斯理地说:“夫君,你误会了,为妻只是整治一个往夫君身上泼脏水的贱婢而已。”

  “她,她何曾往我身上泼脏水?”若文都快心疼死了,他最中意的就是这个温柔体贴的通房丫鬟,何况她腹内的,是他第一个孩子,如今,却被活活给踢死了,还不能直言。都快憋屈死了。

  赵芊芊漫不经心地说:“这贱婢说,她竟然怀了夫君的孩子,这不是泼脏水是什么呢!没有娶正妻,夫君哪里来的孩子,何况,夫君名声在外,不是说,一夫一妻么,终生不纳妾,哪里来的通房丫鬟,她不是污蔑你,破坏你的名声了?我不过是维护夫君的名声而已。”

  “你,你,我们这样的家族里,娶正妻之前,有一两个通房或者侧室有何干系?哪位正妻会为这样的小事真的去追究?贤惠的娘子还会为夫君张罗妾室,你,你却如此草菅人命?小倩,她何罪之有?”

  小黑哭得更加凄厉起来。血止不住,只怕性命都难保。

  彩云说:“公子,小倩的名字要避讳,少夫人已经给她改名字叫小黑了。”

  赵芊芊厉声说:“还啰嗦什么,还不把人给带走,本县主倒要看看,谁敢拦着,今日就将找人牙子,把小黑打发了卖了出去。”

  “你,你,你……”若文一连说了三个“你”字,遇见赵芊芊那骇人的气势,竟然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了,赵芊芊冷笑着说:“夫君若嫌弃我不贤惠,我明日就自己回娘家去,去我父母那说,原本婚前答应的好好的,一夫一妻的,怎么,这才过门,就逼正经迎娶的正妻,给一个不长脸恶心主子的刁奴脸面吗?”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奴婢,被人这么拖拽出去,凄厉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看着脚下那一汪刺目的鲜血,若文心如绞痛,反身就想走,赵芊芊喝道:“夫君去哪里?”

  “这房子我待不下。”

  “新婚之夜,夫君这是为难我吗?”赵芊芊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肥胖的身躯拦住他的去路,转眼看了一下白若溪和白若画:“两位妹妹,你们也瞧见了,这是你们白府眼里没有我们赵家吧!”

  若溪被她的气场吓了,立刻赔笑:“嫂嫂,你说的哪里话,大哥,你哪里都不能去,这里可是你的新房。”

  若画皱眉,虽然白府门第不如赵家,但也不至于如此被羞辱,她定定神,说:“嫂嫂,今日嫂嫂既然嫁入我们白家,那自然也是白家的人了,赵家不过是娘家了,再说,那贱婢原本也不值得你们夫妻二人吵闹,传出去,让人看笑话。”

  “难道看本县主的笑话吗?”赵芊芊不服气地嚷。

  “夫君原本就是娘子的脸面,夫君没有了脸面,当娘子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请兄长与嫂子,勿闹别扭了,我们先退下了,不吵闹你们了,你们好好说一番话。”说完,对若文使了个眼色,推了推若溪,带着丫鬟们离开,走出去时,瞧见混人群里的若尘,目光微微落在她身上,旋即闪了过去。

  她低声让人打扫了新婚房间,之后把门关上,对下人说:“你们都留在这里,如今,新人在房子里,你们可不许吵了他们,也不能让人随意进出。”

  实际的意义,是也不能放人出来。

  不多会,只见到主母娘子也脚下生风的奔了来,若画急忙拉住她的手,说:“母亲,已经没事了,处理好了,回吧。”

  说完使了个眼色,低声说:“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了。”让母亲先回去了。

  若尘被豆儿搀扶,也打算回去,若画走到她的面前,说:“五妹妹,借一步说话。”

  若溪早已让丫鬟搀扶着离开,没成亲之前的闺阁女子,多少都让今日的血腥场面给吓坏了,早就巴不得离开。

  若画带着若尘走到一旁,冷声说:“事情是不是你布局的?”

  若尘淡淡地说:“四姐姐,你真的是高看我了,我不过一个十岁的孩子,懂什么设计布局。”

  “如此甚好,这原本也不是你可以看的,虽然兄长是有不对,可这种事情在勋贵家族里原本也算不得大事,娶了正妻了,就将孩子生下来即可,她却活活踩踏死了那腹内孩子。她是拿此事来立威。”

  “姐姐说的,若尘不懂,左右不过是一个通房丫头而已,原本县主也并不知晓她怀有身孕一事,自然是那通房丫头在县主那显摆了呗,自己作死。”

  “你倒知道的清楚,我也听说,若文与那高凉王爷,与你有过结,但你要记住,兄长再有不是,他毕竟是你我娘家的依靠,是顶立门户之人,你我若出嫁,娘家若男丁没有能力,被人欺负,将来你我始终无依无靠,也会任由人欺负。”

  若尘冷笑了几声:“姐姐高瞻远瞩,难道却不知,娘家人可以依靠,也可以拖累,长兄生怕人不知的,投奔在高凉王爷身边,这不摆明了参与宫中的事情么,这到底是依靠还是拖累,姐姐自然比若尘要清楚许多。”

  若画原本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之人,听五妹妹这么一说,也觉得颇有道理,思量着该怎么缓和姐妹之间的关系,却见迎面,走来了两个少年,微风之下,香风袅绕,少年的衣摆飘拂,更显得人俊美无双。

  为首的那少年,气质高贵无双,风,流,倜傥,目光带着一丝桃花意,牢牢沾在了身材窈窕的若画的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c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